嘉美彩票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English | 中國科學院
站內搜索:
創新文化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創新文化 > 創新文庫
李大光:中國需要科學家的科普
文章来源: 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04-29 字体大小:【

  中國總是號稱科普隊伍有幾十萬大軍。但是,這些人多數不是科學家,而是科普行政管理人員。這是中國科普一直處于落後境地的主要原因。另一個問題就是,科學機構的團體主義過于濃厚,自己掏錢做的事情就必須鼓吹自己的成績,否則就不配合。 

  中國在上世紀90年代初引進美國的科學素養理論和指標,在長達20年的時間內,中國公衆的科學素養水平一直在1%到3%之間徘徊。近年來,影響公衆科學素養變化的正規教育與非正規教育的因素都發生了巨大變化,但是,中國的公衆科學素養卻遲滯不前,確實讓人難以理解。

  我國的“科普”一詞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30年代。“中國科學社會化協會”在討論中提出“普及科學”的概念。那時的學者認爲,中國公衆“非愚即谀”,處于“貧”“陋”狀態。在新中國成立後,出現了“科普”這個術語。“科普”一詞在接近百年前的教育水平落後、信息不公開、公民意識尚未形成的時代也許具有意義。但是,在現代公民意識強烈、教育程度日益提高、信息自由的時代,“科普”已經隱涵著不平等的思想。

  西方在经历了17世纪的“大众科学”,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中期的“公众理解科学”阶段以及20世纪初的“科學傳播”,这些观念的转变都是根据社会公众的意识变化而变化的。“科普”一词在西方国家也出现过,就是所谓的“Science Popularization”,但是,应该翻译为“科学大众化”。对比中外,我们不仅应该改变术语,而且应该对其概念进行深刻的思考。

  中國的科普存在行政體制管理方面的問題。行政區劃和管理機構的績效評估導致科普狹隘化和明顯的體制化,經費撥款體制與西方國家不同。比如,美國除了軍事撥款和航空航天研究項目經費外,科研經費主要是通過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撥款。基金會的撥款除了申請人的資曆與聲譽以外,研究結果是否得到公衆的支持也是決定撥款的主要因素。英國有些基金會甚至要求撥款項目結束後必須進行與該項目有關的科普活動(比如寫科普書或者演講等)。因此,美國和英國的科學家的科普受到體制上的約束和激勵。

  中國目前還沒有形成這樣的機制,每年參加科普活動的人大多數是志願者或者剛參加工作的科技人員。我在每年的科技周或者大型的科普活動中都會去觀察,發現這個問題普遍存在,這種情況在美國是無法想象的。

  在美国,做科普的主要是科学家和技术人员。从17世纪开始,英国皇家学会成立之时,不仅第一次将科学家的活动与其他人类活动(比如宗教和艺术)相分离,研究机构成为人类的独立的学术团体,使得知识体系和研究方法在科学家的活动中逐步形成自己的独特的活动,同时,科学家作为独立的研究机构,开始科学家的科學傳播活动。英国科学协会和英国研究会更是将公众参与作为主要目的。

  从18世纪开始,英国就创立了传统的科学家公开讲座。比如圣诞科学演讲都是科学家对公众的讲座,在过去的200多年时间内,包括法拉第和廷德尔等著名科学家都是讲座的主要人员,至今没有中断。赫胥黎关于达尔文进化论的著名演讲和争论也是在英国科学协会的系列讲座中进行的。美国的科促会(AAAS)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年2月份的年会以及出版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杂志(Science Magazine)。纵观历史,我们会发现,英国和美国从17世纪开始就先后成立了专业从事科學傳播工作的机构。至今这些国家的科學傳播工作都是科学家,其中包括诺贝尔奖获得者担负的。当然,包括每年读者评选出的科学书都是著名科学家写的。其中包括大家非常熟悉的霍金、道金斯、威尔逊等等。

  在19世纪末成立的英国和美国的科学促进会主要目的就是促进公众对科学技术的理解。而促进科学家参与科学技术传播的主要手段不仅仅是号召,更举办了科学家科學傳播培训班。这些培训项目主要是培养科学家与媒体合作,用媒体语言讲述自己的研究领域的成果以及对社会和公众的影响。令人吃惊的是,大多数科学家们踊跃参加,每次的培训名额都不够。科学家与媒体之间的合作已经成为惯例与模式。他们认为,科學傳播一定是科学家与媒体的合作,这种模式是社会效果最好的。

  反观中国,我国目前主要的问题是行政机构和行政人员从事科普,而科学家参与的程度较低。中國總是號稱科普隊伍有幾十萬大軍。但是,這些人多數不是科學家,而是科普行政管理人員。這是中國科普一直處于落後境地的主要原因。另一個問題就是,科學機構的團體主義過于濃厚,自己掏錢做的事情就必須鼓吹自己的成績,否則就不配合。

  因此,中国应该以某种程度的制度性约束激励科学家从事科學傳播,加强媒体与科学家团体的合作,可以学习发达国家在上世纪60年代的做法,由专门的基金会拨款、由科学家参与制作电视科学节目,用这种大社会和大科学的模式,最有效地进行科学文化建设。但愿这一天早日到来。

  (作者系中國科學院大学科學傳播系教授)

Copyright@2009 By NTSC,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序號:陝ICP備05006479號
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书院东路3号 电话:029-83890326 传真:029-83890196 网站地图